我只是想变美,为何却丢了命

栏目:美容百科编辑:南方女性网1时间:2019-01-11浏览次数:

导读:我只是想变美,为何却丢了命 新年伊始,一名 19 岁的贵阳女孩在当地某上市机构接受「隆鼻术」后身亡,为她进行手术的医院宣称是因为「麻醉并发症」导致的意外。 其后,涉事医院

我只是想变美,为何却丢了命

新年伊始,一名 19 岁的贵阳女孩在当地某上市机构接受「隆鼻术」后身亡,为她进行手术的医院宣称是因为「麻醉并发症」导致的意外。

其后,涉事医院利美康作为新三板「隆胸第一股」,宣布紧急停牌。

目前,贵阳市云岩区中环社区群工部调解人证实,死者家属与涉事医院已达成和解协议。利美康向家属赔偿 160 多万元,协议规定死者家属及亲朋好友不得再通过网络传播医院负面信息。

更多新闻详情可回顾丁香早读:贵阳隆鼻致死女孩家属与医院和解,知情人称获赔 160 多万元

这并不是第一起闯入视野的「整形致死」案例。事实上,近年来因整形美容手术而发生意外的新闻始终不绝于耳。

2016 年,选秀节目艺人王贝在武汉的一家整形医院做手术后意外死亡。

据调查,给她做手术的医院根本就没有资质开展「面部磨骨手术」,这种被官方认为是「操作过程复杂、难度高、风险大」的四级(最高级)美容外科手术。

谁在寻求「换脸改命」?

每当有此类事件发生,总会有声音询问:为什么来整形?

比起「换脸改命」的刻板印象,「提升自信」可能是更为恰当的说法。

高自信者是指那些可以从经历中汲取经验,不会让挫折影响自己的人群。

根据《2018 年中国女性自信报告》,中国高自信人群占比仅为美国人群的二分之一。其中,「容貌」是影响中国女性自信的三大主要因素之一。

图源:新氧 & 南方周末

《2018 年中国女性自信报告》

美国人更在意身材对外貌的影响,中国人则对五官脸型更敏感,48% 的人表示对自己的五官脸型不满意。

也就是说,有接近一半的人,因为自己的外貌而感到不自信。

56.4% 的中国民众表示,他们愿意花费 5000 元以上来提升个人自信,而整形,就是一个相当热门的选择。

图源:《2018 年中国女性自信报告》

人们的资金储备与观念转变同步到位。

与过去无法理解「在脸上动刀」的观念不同,更多人开始大方地彼此谈论「我觉得你这个双眼皮割得不错,我觉得我去垫个鼻子可能比较好」。

中国社会对于整形美容的接受度已经明显提高,超过六成人群表示:对医学美容持正面态度。

中国社会超六成人群对医美持正面态度

图源:《新氧 2018 年医美行业白皮书》

徐医生就职于某大型私立连锁整形机构,从事整形美容行业已接近 10 年时间,目前担任该机构的院长职务。

接受丁香园采访时,徐医生的从业经验也充分印证了这种转变:「家长主动带着孩子前来,与孩子独自前来的比例可以达到一比一。即使是独自前来的孩子,也很少是家长强烈反对的。」

医美市场的爆发很好地响应了这一点。

近十年来,中国医美市场规模迅速扩增,增速为全球平均增速的 6 倍。有 1400 万人通过医美变美,其中女性占比 90%。

2018 年,中国医美市场规模达到 2245 亿。

中国医美市场规模同比增速 27.57%

图源:《新氧 2018 年医美行业白皮书》

谁在满足他们的需求?

然而大量资本的涌入,并不完全意味着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变美、变自信」的需求,得到了很好的满足。

据统计,我国医美行业的合规执业者约 17,000 人,而医美行业的从业者却超过 15 万人。

根据《新氧 2018 年医美行业白皮书》报道,中国医美黑市规模或达 1367 亿元,共有超过 10 万家非法执业的工作室、美容院等机构,是正规商家的 10 倍以上。

这意味着,在中国庞大的医疗美容机构大军中,黑美容院数量早已远远赶超注册的整形医生人数,背后的风险令人咋舌。

来自中国整形美容协会的统计也证实,全国每年因整形美容而导致毁容的投诉超过 2 万起,这些案例大多源自非法医疗美容。

贵阳接受隆鼻手术后意外离世的年轻女生

图源:《贵州都市报》

更有甚者,直接在微信朋友圈兜售整形项目「即做即走」,而手术的实施地点,竟然是毫无消毒可能性的酒店房间。

打开某些热门短视频分享类 App,能看到播主现场示范教学「如何在家自己打玻尿酸」。巨大的针头戳进皮肤,伤口渗血,播主仍淡定地看着镜头安慰观众:「没事的宝宝们,一点儿都不疼。」

播主示范如何自己打玻尿酸(微信截图)

当正规机构的不足、信息交流的不对称,再遇到狂热待哺的消费市场,南郭先生们一哄而上,贡献了无数条令人瞠目的社会新闻。

暴利催生的中介产业链

疯狂的黑机构只是医美乱象的一隅,太多人试图来巨大的医美消费市场分一杯羹,其中极具代表性的一例,是「整形中介」。

据徐医生介绍,整形机构的客流来源一般分为「直客」和「渠道」两类。

所谓直客,指的是出于本人意愿,自己收集了解相关信息(医院门口投放广告、互联网相关信息等),自发「从机构大门走进来」的消费者。渠道客流则由他人引荐并带来店内。

如今,这种所谓的「引荐渠道」客流,已经成为一种「中介」职业,颇具产业链规模。

他们并非由整形机构主动培养,而是自发滋生、壮大,独立于顾客与整形机构之外。

整形中介惯用的套路是混迹于理发店、美容店、纹绣店类场所,与店内的老板或店员达成合作。当他们遇到有整形倾向的客人,会主动提及合作的中介。

此时中介不会直接对客人表明身份,他们一般选择以「曾经在那里做过,认识熟人」的消费者身份出现,降低顾客的被推销的警惕性。通过分享自身经验,推荐顾客去某特定机构消费。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
    Ctrl+D 收藏本站为书签,关注最热门的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