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独特 不只因为我是个女人

栏目:时尚女人编辑:南方女性网时间:2018-03-13浏览次数:

导读:它独特 不只因为我是个女人 入围柏林电影节全景单元的《柔情史》是导演杨明明的第一部长片,这是一部发生在两位女性之间的故事。饰演这对母女的,是杨明明导演本人和独立电影界

它独特 不只因为我是个女人



入围柏林电影节全景单元的《柔情史》是导演杨明明的第一部长片,这是一部发生在两位女性之间的故事。饰演这对母女的,是杨明明导演本人和独立电影界的著名演员、制片人耐安。
这是一部很难剧透的电影,讲述了住在胡同里的小吴和母亲的生活。小吴是个不成功的编剧,刚接下一部抗日神剧的活儿,和比自己年长很多的大学教授男友张宪分分合合。母亲早年丧夫,是位文学爱好者,为了继承可能的遗产长年照顾一位孤寡老人。在偌大的北京,一切亲密关系都围绕着孤独和生存展开。在杨明明纪录片式的叙事、显微镜般的观察下,纯粹以细节、对话、表演的扎实叠加,呈现出了一股胡同文化的生命力和私人叙事的生猛气魄。
在体量上,《柔情史》是轻盈的。名字里带着“史”的叙事雄心,但片子并不存在某种全景视角,而是选择了最小的切入口,只聚焦母女两人。她们失恋、吵架、为钱奔波、为证明才华挣扎,在生活的缝隙中享有一点点友情,讲的都是鸡毛蒜皮。以“奶”、“羊蝎子”、“瓜”划分三个章节,大量对于口腹之欲的白描凸显母女俩性格的血肉感,拍的都是饮食男女。
作为拍摄处女作长片的青年导演,杨明明在剧本的火候、画面的质感上或许还需要再加把劲。心怀文学梦的母亲经常爱用书面语,但偶尔抖包袱式的语句与影片整体风格存在脱节。过于饱满的台词暴露了导演在表达欲和电影传递的讯息之间尚未达到有所取舍的成熟平衡。支线人物已经做到极简,但是诸如小吴的好朋友这样的角色功能性还不够明确。DV摄影的生涩粗粝在《柔情史》中削弱了“电影感”,降格成了一种饶有兴致的视频写作。尽管如此,现在的《柔情史》已经展现了杨明明的无限可能。我去找她聊了聊电影,聊了聊北京。
导演访谈
北青艺评:你的第一部正式作品《女导演》完成于2012年,如今第一部长片《柔情史》是2018年完成的,为什么中间有很长的间隔?
杨明明:对,这段时间我自己一直在寻找下一部应该拍什么,但是一直没有找到,可能是我的价值体系还不够明确。《女导演》更多是用一种本能去拍的,而且是一种比较强烈的本能。后来我觉得只凭本能不是最好的,自己也有了更多的思考。这期间,我自己还画画来着,谈恋爱,阅读……差不多这样度过。
北青艺评:《柔情史》是积累到了一个阶段,还是找到了自己的方向?
杨明明:我觉得这是一个比较水到渠成的事。我的创作能力现在可以支撑起一个长片创作的容量。但其实剧本创作期间也挺痛苦的。因为可能你的认知到了,但写剧本又是另外一回事,和写书不同,得和影像结合,考虑最后的成像效果。艺术上的思考耗费了非常多的时间。
北青艺评:你曾经说这个剧本是基于自己和身边朋友和母亲关系的一个普遍情况而创作的,是脑子里有具体的故事,还是为描绘母女关系的理念催生了这个故事?
杨明明:我住在胡同十多年,一直想拍一个跟胡同有关的故事。一开始确实和我跟我母亲的故事相关,我觉得这个东西非常有趣,是发生在胡同里面的,胡同的元素是最重要的,要先从景观的角度出发。然后才想到,可以在胡同里发生什么样的事,有什么样的人物关系放进来,借助自己的生活体验慢慢完成了整个故事。但是在开始的时候也没有和朋友聊,是我逐渐发现他们和母亲的关系都有共同之处,但是不在于说细节、具体事件是一样,而是生活逻辑、想问题、思考事情的方式是一致的。我觉得这个挺有代表性的,不是那么私人化的东西。这个电影的意义也可以被更多人体会到,观众也许会有共鸣。
北青艺评:但可能对于很多观众来说,打动他们的恰恰是这个电影的“私人性”,它近乎“私电影”的特质,影片中也有很多非常真实的细节……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
    Ctrl+D 收藏本站为书签,关注最热门的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