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 | 17岁爱情的模样

栏目:单身生活编辑:南方女性网1时间:2018-11-08浏览次数:

导读:情感 | 17岁爱情的模样 如果自己也努力一些,是不是就不会像现在这样 周凉是一点点跌进谢思远的世界里的。起初,心底的那点喜欢像是凑热闹。同桌秦桑暗恋谢思远,这个名字被提得

情感 | 17岁爱情的模样

如果自己也努力一些,是不是就不会像现在这样

周凉是一点点跌进谢思远的世界里的。起初,心底的那点喜欢像是凑热闹。同桌秦桑暗恋谢思远,这个名字被提得多了,周凉下意识地在人群中多看了一眼。就一眼,她的心,不明所以地动了下。

校庆会上,谢思远站在舞台中央,抱着吉他唱民谣。少年的眸子里有淡淡的忧伤,惊艳了周凉的2003年。而旁边的秦桑附在她耳边说:“周凉,我一定要做谢思远的女朋友。”周凉轻轻“哦”了一声,心里渗出一丝失落。

后来,周凉在篮球场看到的谢思远,分明就是个笑起来能将冰激凌融化的明亮少年。她的心,到底还是不听使唤地陷了进去。可是很快,谢思远就被秦桑贴上了专属标签。

有时周凉也觉得奇怪,自己怎么会和秦桑成为朋友?明明她们就是两种人。怎么说呢,上海姑娘秦桑是那种活得很用力的女生,不论是读书,还是让自己变漂亮,她都力争上游。甚至连喜欢男生这件事,她也速战速决。周凉觉得,秦桑活得挺累的。可就是这么努力的秦桑,才有资格站在谢思远身边呀。周凉突然有点难过地想,如果自己也努力一些,是不是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只能当个电灯泡?

郭襄眼里除了杨过,还能看得见谁

周凉还没来得及想清楚这个问题,就回了湖南。周凉很小的时候,父母就来上海打工,在青浦承包土地种草莓。这些年,他们赚了一些钱,但可能一辈子也没法弄到上海户口,所以周凉不得不回到原籍参加高考。离开时,谢思远和秦桑一起来送她。秦桑嘱咐她再考回来,而谢思远握了握她的手,表情认真地说:“祝你前程似锦。”

回到湖南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周凉总是在某个点上,想起谢思远。他抱着吉他在夜色里唱情歌,他在篮球场上投进一个漂亮的三分球,他在教室外等秦桑,看到她,露出柔软的笑意……

周凉拼命念了一年的书,可高考还是考得有点惨。她回不了上海了,只能待在湖南念大学。那个夏天,周凉被一种失意的情绪笼罩着。一狠心,断了和秦桑的联系。从此,也就没了谢思远的消息。而她的大学生活,过得也有点寡淡。躲在寝室看小说,或者去吉他社帮忙,不肯恋爱。或者说,不知道该爱上谁?也许年少时光里,一旦遇到过一个过于惊艳的人,往后便很难有人入得了心。就像郭襄,她的眼里除了杨过,还能看得见谁?

在人群里,他仍然是一道明亮的光

大学毕业的第二年,周凉被父母拽回上海,在亲戚的公司做文员。有段时间,母亲的关节炎犯了,疼得厉害,周凉请了假去华山医院预约专家门诊。没想到会在医院的扶梯上,遇到谢思远。

她往下,他往上,擦肩而过时,谢思远先看到了她,他用不确定的口气叫她:“周凉?”周凉回头,看到穿着白大褂,戴着无框眼镜的谢思远,心里哗啦一下,像早春薄冰下的泉水,有种情绪喷薄欲出。

六年没见,眼前的谢思远,在人群里仍然是一道明亮的光。她坐在咖啡馆里等谢思远下班,窗外是大片大片的火烧云。那点单薄的往事,在这个有风吹过的午后,清新得如同初春早晨的露珠。

半小时后,谢思远换了便服出来。坐在她面前,言笑晏晏。周凉有点紧张,她想了想,问出心底的困惑:“怎么学医了?一直以为你会走艺术路线。”谢思远干净利落地答:“因为秦桑呀。”下一秒,他又苦笑着说:“可是,就算我学了医,她还是离开了。”

周凉这才知道,秦桑大学一毕业就去了美国,和谢思远分手。这些年,秦桑始终在意气风发地往前走,活得肆意盎然。也许这样的女孩,对谢思远来说,才更有吸引力吧。周凉有几分惆怅,却也有几分隐秘的喜悦。

有一天下班,周凉接到谢思远的电话:“去光明邨吃鲜肉月饼怎么样?”周凉不由得想起六年前。有一次秦桑闹情绪,谢思远一早从学校倒三班地铁,去光明邨买她最爱的鲜肉月饼,秦桑不肯出来见他,他只好请周凉帮忙。教室门外,鼻子冻得通红的谢思远,让周凉的心里流窜出一股从未有过的温情。尽管这样的温情,从头到尾都不是给她的。

光明邨的人有点多,周凉使出浑身力气和谢思远聊天,那顿饭吃得还算愉悦。这是她第一次发现,有时稍微努力点,效果确实要好一些。而这天之后,谢思远时常约着她一起吃饭。都是一些不知名小巷子里的美食,味道却出奇的好。如果不是谢思远总是下意识地提到“秦桑”,周凉几乎就要以为,他们离恋爱的状态也就差了那么一点点。可爱情这件事,从来都有些任性。不管你多爱一个人,如果他刚好在那个点上爱着别人,你就很难走进他的心。

谢思远,不如我们在一起吧

秋天的时候,周凉买了教材,一心一意想要报考复旦大学的研究生。因为谢思远,她突然觉得,满足于当个小文员的人生,实在无趣极了。

下第一场雪的时候,周凉突然病倒了。连日熬夜看书,染了风寒,高烧一直不退。谢思远打来电话约她去听演唱会时,周凉哑着嗓子说:“抱歉啊,有点感冒,怕是去不了。”谢思远“哦”了一声,挂掉电话,周凉心里有几分失落。她能想象,如果生病的人是秦桑,谢思远会有多着急。但下一秒她又觉得自己想多了,她又不是谢思远的女朋友。夹杂着这种纠结的情绪,周凉迷迷糊糊睡着了。

梦里,17岁的谢思远和秦桑在地铁站的角落里,旁若无人地拥吻,她远远地看着,眼里的泪,扑扑地流。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一阵敲门声让周凉从梦里醒来。她昏沉沉地去开门,却没想到门外是谢思远。他手里拿了一堆药,表情有些微窘地笑着说:“不知道你平时吃哪种感冒药,就把店里每一样都买了一盒。”

这是谢思远第一次来她的小公寓。周凉暗自庆幸,自己平时将房间收拾得还算干净。谢思远给她倒了杯热水,盯着她吃完药片后,打开音响,就进了厨房,说是要给她熬一碗白米粥。他一定是这样细心体贴地照顾过秦桑吧,周凉有些难过地想。厨房里,谢思远系着她的碎花小围裙,认真淘米的样子,很居家,也很让周凉心动。她突然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几乎是下意识地就脱口而出:“谢思远,不如我们在一起吧?”

这句话,像是隔了遥远的时空,是17岁的周凉想说却没敢说出的表白。谢思远回过头来看她,眼神一下子黯淡下来:“周凉,你知道的,我心里,只有秦桑……对不起。”

像是看到了17岁时的爱情

2015年夏天,谢思远去了美国。不久后,秦桑的朋友圈更新了一张她和谢思远的合影。她在他的怀里,笑靥如花。谢思远的眼神真是温柔啊,但那样的温柔,从来都只属于秦桑。

周凉站在二十楼的公寓,盯着那张照片良久,心底的孤独明明灭灭。春风沉醉的夜晚,灯火通明的窗外,有人相爱,有人开着车独自看海。

9月,周凉辞了工作,去复旦报到。学校有点大,她转了几圈就迷了路。就在她茫然对着线路图不知所措时,有个骑着单车的男生停下来,笑着说:“嘿,需不需要帮忙?”后来,这个男生总是能想出各种温柔的借口来找周凉。他在校园的海棠树下等她,周凉远远地看着,像是看到了17岁时的爱情。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
    Ctrl+D 收藏本站为书签,关注最热门的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