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全球安全治理提供“中国方案”

栏目:安全常识编辑:南方女性网时间:2019-12-03 08:49浏览次数:

导读:为全球安全治理提供中国方案 安全多边主义是新中国70年来全球多边主义外交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安全多边主义实践进程中,中国一直是国际安全共有规范的倡导者、扩散者和贡献者。

为全球安全治理提供“中国方案”

  安全多边主义是新中国70年来全球多边主义外交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安全多边主义实践进程中,中国一直是国际安全共有规范的倡导者、扩散者和贡献者。从占主导地位的安全观的角度看,70年来,中国安全多边主义外交经历了三个重要阶段,即传统安全观(1949—1997年)、新安全观(1997—2014年)和总体安全观(2014年至今)。在每一个阶段,中国都以特定的安全规范倡导和扩散为全球多边主义作出自己的贡献。

  “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扩散与演变

  第一阶段(1949—1997年),传统安全观下安全多边主义规范贡献。最重要的成果是“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倡导及其多边化扩散。这种扩散经历了双边化、区域—跨区域多边化及全球多边化演变过程。

  首先是“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双边化。1954年4月,中国与印度签署的关于西藏问题的协定首次提出处理国家间关系的“五项原则”。当年6月,周恩来访问印度和缅甸时与印度总理尼赫鲁、缅甸总理吴努会谈并相继发表联合宣言和联合声明,再次确认了这些原则,包括:互相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平等互利和和平共处。这就是后来著名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这些原则已成为中国、印度、缅甸、印尼、越南、柬埔寨、苏联等国处理双边和多边关系的指导性原则。

  其次是“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区域—跨区域多边化。1955年4月,在印度尼西亚万隆举行的首届亚非会议通过的《亚非会议最后公报》及附属文件《关于促进世界和平和合作的宣言》确立了“万隆十项原则”,包括:尊重基本人权、尊重《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尊重一切国家的主权和领土完整;承认一切种族的平等,承认一切大小国家的平等;不干预或干涉他国内政;尊重每一个国家按照《联合国宪章》单独地或集体地进行自卫的权利;不使用集体防御的安排来为任何一个大国的特殊利益服务,任何国家不得对其他国家施加压力;不以侵略行为或侵略威胁或使用武力来侵犯任何国家的领土完整或政治独立;按照《联合国宪章》,通过如谈判、调停、仲裁或司法解决等和平方法以及有关方面自己选择的任何其他和平方法来解决一切国际争端;促进相互的利益和合作;尊重正义和国际义务。“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整体融入“万隆十项原则”,并进一步增强和完善了这些原则,有助于支持并延伸体现在《联合国宪章》中的“普遍规范”。这些原则后来又成为东盟所倡导和推动的东南亚及亚洲/亚太区域合作的指导性原则。比如,1999年11月第三届东亚“东盟+3”首脑会议发布的《东亚合作联合声明》强调,他们将“按照《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及公认的国际法原则处理他们的相互关系”;2001年7月,第八届东盟地区论坛颁布实施的重要文件《东盟地区论坛预防性外交概念和原则》明确将“尊重主权平等、领土完整和不干涉他国内部事务”等“体现在《联合国宪章》、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和《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中的公认的国际法和国家间关系基本原则”作为东盟地区论坛预防性外交的“核心原则”。

  最后是“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全球多边化。20世纪60年代兴起的不结盟运动把“五项原则”作为指导原则。1970年和1974年联合国大会通过的有关宣言都接受了“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为当今世界一系列国际组织和国际文件所采纳,得到国际社会广泛赞同和遵守。由此,“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成为国际关系基本准则和国际法基本原则。

  新型国际安全规范:“上海精神”

  第二阶段(1997—2014年),新安全观下多边主义规范贡献。最重要的成果是以“上海精神”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安全规范原则的形成及其区域和跨区域多边化扩散。

  首先是“新安全观”的提出及“上海精神”的形成。中国“新安全观”首次在国际会议提出是1997年3月在北京召开的东盟地区论坛建立信任措施会议。1999年3月,江泽民在日内瓦裁军谈判会议上的讲话首次将中国“新安全观”的核心确定为“互信、互利、平等、合作”。随后,这一安全观开始在“上海五国”机制中得到实践并不断完善。《上海合作组织成立宣言》进一步将这种“新安全观”归结为以“互信、互利、平等、协商、尊重多样文明、谋求共同发展”为基本内容的“上海精神”,并将其作为新世纪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间关系的准则。由此,代表着中国对外政策特定核心原则的“上海精神”成为支撑上海合作组织进程的“共同价值和规范”,并构成其所创立的“新型安全架构”的显著特征。

  其次是“新安全观”的规范原则的细化及区域多边化扩散。中国通过积极参加与周边国家的区域间合作进程展示并进一步传播和完善中国的“新安全观”。东盟地区论坛成为核心多边平台。2002年7月,中国政府向东盟地区论坛提交《中国关于新安全观的立场文件》即是对中国“新安全观”最系统的官方解释。按照该文件,这一“新安全观”的核心是“互信、互利、平等、协作”。“互信”是指超越意识形态和社会制度异同,摒弃冷战思维和强权政治心态,互不猜疑,互不敌视。各国应经常就各自安全防务政策以及重大行动展开对话与相互通报;“互利”是指顺应全球化时代社会发展的客观要求,互相尊重对方的安全利益,在实现自身安全利益的同时,为对方安全创造条件,实现共同安全;“平等”是指国家无论大小强弱,都是国际社会的一员,应相互尊重,平等相待,不干涉别国内政,推动国际关系的民主化;“协作”是指以和平谈判的方式解决争端,并就共同关心的安全问题进行广泛深入的合作,消除隐患,防止战争和冲突的发生。文件强调,安全合作模式应是灵活多样的,包括具有较强约束力的多边安全机制、具有论坛性质的多边安全对话、旨在增进信任的双边安全磋商,以及具有学术性质的非官方安全对话等;促进经济利益的融合,也是维护安全的有效手段之一。这样,中国的“新安全观”为中国与东盟及亚太国家开展有效的安全合作奠定了稳固的规范基础。

  最后是中国的“新安全观”规范原则跨区域和全球多边化扩散。2012年7月,在北京召开的中非合作论坛第五届部长级会议通过《中非合作论坛第五届部长级会议北京宣言》,首次将中国的“新安全观”纳入该论坛的合作框架。该宣言强调,倡导互信、互利、平等、协作的安全观,反对干涉别国内政,反对在国际事务中动辄使用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胁。这次会议发起“中非和平安全合作伙伴倡议”,深化与非盟和非洲国家在非洲和平安全领域的合作,为非盟在非洲开展维和行动、常备军建设等提供资金支持,增加为非盟培训和平安全事务官员和维和人员的数量,而上述原则成为这一倡议的指导性规范框架。这样,中国的“新安全观”开始超越中国周边在全球范围内扩散。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
    Ctrl+D 收藏本站为书签,关注最热门的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