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教育20年:理念之争仍存在,首次性行为低龄化

栏目:性爱教育编辑:南方女性网时间:2018-03-11浏览次数:

导读:性教育20年:理念之争仍存在,首次性行为低龄化趋势已明 专访性科普作者易衡:谈性不是离经叛道,叛完才意识到叛 2013年,当性科普作者女王C-cup一夜红遍网络时,从事性教育、性心

性教育20年:理念之争仍存在,首次性行为低龄化趋势已明


专访性科普作者易衡:谈“性”不是离经叛道,叛完才意识到叛
2013年,当性科普作者“女王C-cup”一夜红遍网络时,从事性教育、性心理咨询、性科学研究的专业机构“新金赛工作室”正式定名,国内的性教育网络平台“青杏”正筹备上线,而致力于用互联网帮助家长对儿童进行性教育的“守护童心”项目组,则开始从学校社团向社会企业转型。
同年,主编《中学性教育教案库》的学者方刚去山东省开展面向中学教师的免费性教育培训,被自称学生家长的人士指责为“性教唆”,并被威胁“泼粪”。
而调查显示,近年来,中国年轻人首次性行为的低龄化趋势明显,互联网性教育内容点击量火爆。时至今日,社会对于性教育的态度,一定程度一定范围内仍停留在理念之争的阶段,对于中国大多数城市的中小学来说,性教育只存在于某个副科课本不超过一章节的内容之中。

性学家方刚
性教育推行二十年效果堪忧
“我们这一批长大的人都几乎没有性启蒙,大部分性知识来源是小黄书、色情影片,还有什么《家庭医生》那种杂志。”青杏网负责人之一、今年27岁的Coco 说。
在中国的教育系统内,性教育有一个更为含蓄的名称:“青春期教育”。早在1988年,原国家教育委员会和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就联合发布了《关于在中学开展青春期教育的通知》,性教育被正式纳入我国中学教育的内容。
2001年12月, 国务院颁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指出: “学校应当在学生中, 以符合受教育者特征的适当方式, 有计划地开展生理卫生教育、青春期教育或者性健康教育。”至此,青少年接受性教育的权利和学校应该承担的教育义务,在法律上得到了保证。
然而,2011年一份针对重庆中学生的调查结果显示,62.7% 的受访高中生已知的性知识来源于传媒(含网络、影视、课外书刊),仅有22%受访者的性知识来自相关课程或老师,性知识由家长告知的人不足13% 。此外,在2009 年一份针对北京市六所高校逾千名大学生的测试中,大学生性知识的总体正确率仅有 34.5%。
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于2010年随机抽样调查了全国 14-17 岁的总人口,其结果显示:仍有78%的受访青少年处于“手淫是恶习”偏见的压抑之下;在避孕知识方面,对测试题“男人和女人如果只是过一次性生活,那么女人怀孕的可能性就很小。您觉得这样说,对吗”,同意该说法错误的受访少男仅有四分之一,而少女则连五分之一都不到。
相关法律确立十年,性教育开始推行二十年后,中国性教育的实际推行程度和效果仍然堪忧。
“我们其实最想参考的是将性教育纳入义务教育,不过目前来看还是比较渺茫。”无锡保护豆豆科技有限公司项目经理赵秀文表示。这家科技公司前身是江南大学学生社团“守护童心”项目组,现已注册为社会企业,开展面向NGO、企业、家长和孩子的课程培训。
据赵秀文称,中国现在的性教育,主要依靠学生社团、社会组织和基金会等民间组织进行。
至于主流教育渠道为何无法承担起相应责任,他给出了三点原因:第一,应试教育是主流;第二,老师和家长还是对性话题很敏感;第三,国家还没有详细方案。
国家并非没有过尝试。早在教育部2008年发布的《中小学健康教育指导纲要》中,就明确要求:小学一二年级的学生,应当掌握生命孕育、成长基本知识,知道“我从哪里来”。2011年,一本名为《成长的脚步》的书问世,计划在北京市的小学教育中投入使用。
该书是“北京市中小学性教育模式初建”课题的研究成果,这一课题由北京市教委委托,首都师范大学性教育研究中心和北京性教育研究会承担。但是,因有对性交概念的介绍,并配有图片,该书被家长和老师认为尺度过大,甚至斥其为“黄色漫画”。
北京市教委迫于舆论压力出面澄清称,此书不是性教育教材,北京市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其时也没有性教育教材的相关立项和编写计划、试点计划和推广计划。
性学家方刚讲得直白:“公众当中普遍存在一些反性情绪,加上对孩子的教育敏感。性也敏感,孩子又敏感,两个加在一起就颤颤巍巍了,就哆哆嗦嗦了。这种情绪使得教育者不敢做,使得政府职能部门不敢做,使得做家长不敢做,这是(性教育)主要的阻力。”
根据2005年的杜蕾斯全球性调查,全球被调查者中有98%的人认为青少年应该从16岁甚至更早开始接受正式性教育;而在中国大陆,这个比例仅为13%。此外,仅有0.1%的中国被调查者声称自己在10岁或更早就开始接受性教育,而全球这一平均数字为8%。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
    Ctrl+D 收藏本站为书签,关注最热门的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