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人的自恋文化是如何炼成的

栏目:性爱文化编辑:南方女性网时间:2018-03-13浏览次数:

导读:知识人的自恋文化是如何炼成的 如何从这种封闭性的自恋文化,走向一种更为开放和有对话意识、自省意识的公共文化,也许是每个认真对待时代的知识人应该深长思之的问题。 1 自恋

知识人的自恋文化是如何炼成的

如何从这种封闭性的自恋文化,走向一种更为开放和有对话意识、自省意识的公共文化,也许是每个认真对待时代的知识人应该深长思之的问题。

1
自恋文化的诞生:实现自我价值
获取诺贝尔文学奖的法国作家莫迪亚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如此解释为何他的作品都聚焦在“家庭”“回忆”“二战”和“自我”等主题上:

“因为生活的偶然性……还有一种恒定不变性,那就是你看待事物的眼光。我常常会感受到我那一代人与上一代人相比,专心能力下降了。我想到了普鲁斯特或劳伦斯•迪雷勒以及他的《亚历山大四重奏》。他们生活在一个能够更加集中精力思考的时代里,而我们这一代人,只能是支离破碎的。”
而在加拿大哲学家泰勒的笔下,随着世俗社会的兴起,消费主义大行其道,基于传统共同体的道德视野日益弱化,个人便陷溺在一种“可悲的自我专注”之中。前者认为这个时代的个人已经丧失了“自我专注的能力”,生活变得支离破碎,而后者认为当代人过于关心自己,缺乏更多的价值资源来反省自己,从而从更长远的道德和文化传统来看,就显得极为可悲可怜。
这是两个伟大而敏感的知识人,对同时代人的心灵感知和诊断,表面上看来似乎是尖锐对立的,但究其实质可见,这两种判断是从不同的侧面揭示了生活在这种时代的个人遭逢的困境,竟然是殊途同归:我们在对自我无限的关注之中,反而离真实而自由的自我越来越疏远了,而一个内在自足的自我的建构也显得越来越艰难了。
正是在这种氛围之中,泰勒所言的“自恋文化”就形成了,这种文化形成的背景是:“这种个人主义导致以自我为中心,以及随之而来的对那些更大的、自我之外的问题和事务的漠然,无论这些问题和事务是宗教的、政治的,还是历史的。其后果是,生活被狭隘化和平庸化。”
而这种自恋文化的特质表现为:“将自我实现作为生活的主要价值,并且似乎很少承认外部道德要求和对他人的严肃承诺。”
2
中国知识人:既支离破碎,又高度自恋
回到当代中国知识人的语境,我们可以发现莫迪亚诺和泰勒所描述的这两种充满张力的心灵世界和人格特质,也是奇异地扭合在一起。
知识人全方位地拥抱新媒体的时代,生活世界被媒介文化系统地更改和置换。媒介设置的议题深度地介入了知识人的日常生活世界,而知识人在媒介空间所拥有的话语霸权,以及这种话语扩散所形成的即时而广泛的回响,都让知识人的心灵时刻被卷入时代的浪潮,同时被卷入一种话语权力形成的幻觉之中。
一个更为集中、单纯而持久的思考、理解、判断、讨论和写作时间变得遥不可及。这就导致当代中国知识人的生活呈现出一种两极化的对峙:既支离破碎,又高度自恋。前者折射出的是相当多知识人面对媒介时代抵抗力的匮乏,而后者显现的是知识人对自己在媒介时代的“影响力”的“病态的焦虑”。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
    Ctrl+D 收藏本站为书签,关注最热门的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