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会性爱分离,我过得舒服多了

栏目:性爱文化编辑:南方女性网时间:2018-07-12浏览次数:

导读:学会性爱分离,我过得舒服多了 世 上 最 贵 的 东 西 是 我 愿 意」 ◆ ◆ ◆ 来源 | 我是艾小羊 (qingchangaixiaoyang) 声音 | 马塞尔 自从学会性爱分离,我过得舒服多了 宁子去马尔代夫

学会性爱分离,我过得舒服多了


世 上 最 贵 的 东 西 是 我 愿 意」
 
◆ ◆ ◆
 
来源 | 我是艾小羊
 
(qingchangaixiaoyang)
 
声音 | 马塞尔
 
自从学会性爱分离,我过得舒服多了
宁子去马尔代夫度假,旅途中认识了男神。男神帅、有品位、风趣幽默,总之是她长这么大,能摸着的最完美男人。
 
假期第三天,他们住到了一起。第七天,在机场道别。宁子问,你爱我吗,男神说,我喜欢你。
 
宁子回武汉后,总想跟男神聊点什么,男神却把她拉黑了。
 
“小羊姐,我失恋了。”宁子跟我撒娇。
 
我说:“你这离恋爱还有十万八千里,失个什么恋啊。这辈子,你推倒这种男人的机会根本没几次,别强行忧伤了。恭喜,来干一杯。”
 
宁子说我有毒,专治不高兴的毒。
 
自从学会性爱分离,我过得舒服多了
不要因为身体的关系
 
强行与对方建立心灵的关系
 
其实我知道宁子病在哪里。她这种病,大多数中国女孩都有。
 
受传统教育长大的我们,始终没办法直面自己的本能。从小,我们被灌输的两性观是:
 
追求身体满足的女生是不洁、放荡的;
在性的享受方面,女孩是接受方,不能主动,更不能因性而性;
性是女生用来交换爱情或者婚姻的资源,如果没有这些东西作为交换,女生就是吃亏上当不知耻。
传统教育表面上是在保护女性,其实造成了女孩在两性关系中的弱势心理:明明上床很享受,说再见的的时候,却总觉得自己上当受骗;很多女孩甚至逼自己“因性而爱”。
 
自从学会性爱分离,我过得舒服多了
一个心理咨询师跟我讲她自己的成长故事。她初中被补习班老师性侵。因为老师说爱她,喜欢她,等她长大会娶她,她选择了保密,并且慢慢接受这种畸形的关系。
 
她大学读心理学专业,毕业后成了心理咨询师。经过多年自我疗愈,她现在最想对20年前的自己说:
 
不要因为身体的关系,而强行与对方建立心灵的关系。你觉得那是给自己一个交待,其实是把自己交给了魔鬼。
自从学会性爱分离,我过得舒服多了
即使美好的性
 
也不一定指向爱情
 
美剧《性爱大师》里,女主弗吉妮亚·约翰逊从一场失败的婚姻里走出来,开始反思性爱对于女人到底意味着什么:
 
时尚杂志永远告诉女性,如果你们在床上和谐,一定是因为相爱并且适合结婚。但现在我明白了,性就是性,即使美好的性,也不一定指向爱情和婚姻。
自从学会性爱分离,我过得舒服多了
“别人只是撩你,你却用尽全力去爱。”不是爱情不讲理,而是我们所受的教育,让女孩无法接受真实的自己——原来每个人都有能力和自由,单纯享受性的快乐。
 
绝大多数女孩会因为一场意外的性生活,而强拗造型去爱对方,把一夜情变成夜夜情,把艳遇变成爱情。
 
很多彼此折磨的感情关系以及不合适的婚姻,都是因为我们无法明确划分床伴,情人和爱人的关系。
 
一个女孩被渣男套路了,上床以后,男生不断跟她借钱。不借,男孩就半个月不理她,她伤心得要死。
 
我忍不住问:“你到底爱他什么”,她想了半天,说我说不上来。但如果不爱他,为什么我们在床上那么好?
 
很简单,因为他知道怎样讨好女人的身体。
 
性的吸引是本能,但性的和谐依赖技巧。别人是个技术流,我们却捧上自己的心去交换,只是因为我们在内心深处,不认可自己有性爱分离的能力,更不认可自己有享受性爱自由的权利。
 
自从学会性爱分离,我过得舒服多了
女性的自由
 
首先应该是性的自由
 
因性而爱,性爱不分,是女性另一个角度的自我物化。
 
电影《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里,松子并不享受性爱,但她不断地从一个男人身边辗转到另一个男人的床上。每一次欢娱,都苦苦地逼问对方“你爱我吗”。
 
自从学会性爱分离,我过得舒服多了
如果对方说爱,她就愿意继续忍耐不愉快的身体关系,认为“就算被打,也比孤独一个人好”。
 
松子的一生,怕寂寞却总是孤单;盼望爱却总在被甩;她试图讨好世界,却被所有人嫌弃。
 
这部电影提醒我们,当女孩的自我评估低到尘埃里,她所面对的世界将是多么残酷。
 
用身体交换爱和用身体交换钱,在失去自由的程度上,没有本质的区别。
 
如果你认可人类生而自由,就应该明白在本能中,性是一种单独存在的需要。无论男孩还是女孩,学会性爱分离,就学会了接纳自己的全部。
 
性的享受从来不比爱的努力低级,性压抑的坏处,也堪比被抛弃,被离婚的伤害。
 
一个社会工作者说,女性的自由,首先应该是性的自由。一个从来没有享受过性高潮的女孩,在自我评估上,会远远低于那些充分享受性爱的女孩。
 
自从学会性爱分离,我过得舒服多了
有了性就要爱,这是毒害
 
《性爱大师》的作者托马斯·梅尔接受采访时说:
 
性易懂,爱难测。一个人非常年轻的时候,遇到的多半只是性,因为我们还不具备发现和驾驭爱的能力。
性爱分离,在人生的某些时刻,是最符合人性的选择。
 
男孩无师自通地明白了这个道理,女孩却还被教育,如果有了性,就一定要去爱。说轻了,这是对女孩的束缚;往重里说,简直是毒害。
 
也许你会说,女孩在性爱方面容易受伤,所以给她们束缚没错。
 
用保护的名义去束缚一个人,是传统文化里最常见的套路,它低估了成年人的自我保护能力,也无视科学工作者的日夜努力。
 
自从学会性爱分离,我过得舒服多了
其实每个女孩,都有能力做自己的守护神,而科技的发展,也不断帮助人类拓展自由的边界,获取更加安全的“床上用品”。
 
性的不洁感,本质上是我们对自己的嫌弃。当女孩经济独立,思想上也越来越自由和自信,就会明白,性,不会让我们变得低微和肮脏,性爱分离,也不意味着自我糟蹋。
 
性爱分离,让我们收回自己人生的掌控权。当你开始做身体的主人,尊重自己的欲望,就会明白,世上最贵的东西,既不是爱情也不是婚姻,而是我愿意。
 
洗马君说
 
杨雨,中南大学中文系教授,主攻唐宋词研究与批评的著名文化学者。被称为最会解读古词的才女教授。
 
她将通过《杨雨品历代名家词》,带你在古词风韵中切换心境,体味人生大况味。左手烟火生活,右手浪漫诗词,在古词风韵中切换心境,重拾身边小确幸。
 
长按识别上图二维码
 
或点击阅读原文,试听订阅课程
 
*作者:艾小羊,复杂人生的解局人,品质生活的上瘾者,专治各种不高兴。代表作:《活成自己就好了》。公众号:我是艾小羊(ID:qingchangaixiaoyang),微博:有个艾小羊。
 
*主播:马赛尔,澳大利亚华人钢琴演奏家、作曲家、钢琴教师,全球杰出华人音乐家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
    Ctrl+D 收藏本站为书签,关注最热门的头条